外地车去北京胡大要进京证吗

进二环了,不光进京证,还限时、限号

走进北京的胡同

[走进北京的胡同]走 进 北 京 的 胡 同 北京的胡同,星罗棋布,早就听说北京有名的胡同三六千,无名的胡同似毛牛.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北京的胡同宽狭不一,宽的敞亮,狭的幽深.听导游介绍,最狭的胡同数前市胡同,最狭处仅有40厘米,仅能容一个苗条的人通过.北京的胡同大来都只来知去,但也有弯曲迂徊的,导游说有个叫九道湾的胡同,共有二十多个湾呢.我想,若到那儿去拜访朋友,九拐十八湾的,等找到门了,恐怕人也要拐晕了,走进北京的胡同。

我们参观的胡同,整个儿透出一股幽静、古朴的气息,为繁华的都市平添了许多古色香而又温馨、安静的韵味,中学生作文《走进北京的胡同》。

有些胡同的地面用锓青砖或石块铺就,方方正正,像一块被削平的豆腐块,赤脚踩在上面冰冰凉凉的,让人心旷神怡。

路边有的石板上布满了青苔,显得格外陈旧,这对于我们这些南方游客就更显其魅力了。

傍晚的胡同则更有一番滋味。

夕阳西下,天边的最后一抹霞光,照在各家各户的四合院里。

人们纷纷搬出藤椅,拿着蒲扇到胡同里来纳凉,老人们闲谈着,儿童们嬉闹着,还真有些‘‘小桥、流水、人家’'的味道。

北京胡同虽然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沧桑,但是当我们走出胡同时,许多北京人还是不由地感叹到,北京的美都在胡同里了。

〔走进北京的胡同〕【征服畏惧、建立自信的最快最确实的方法,就是去做你害怕的事,直到你获得成功的经验。

外地车去北京胡大要进京证吗

《北京的胡同》这篇文章

是这篇吗?《北京的胡同》冯雪梅 北京多的是胡同,在高楼大厦的背后,延伸它幽长的影子。

这是一座奇怪的城,一方面,让人感觉都市的现代气息;另一方面,灰砖灰瓦的四合院和墙上的衰草又写着沧桑。

记得贾岛在诗里说,在异乡久了,会把异乡当家乡的。

真是,我在京城里.就常寻找家乡的种种印迹。

相同之处多了,不同之处也就鲜明。

不知不觉在心里比着。

城与城,是不能用简单的好与坏来说的。

城越古旧,文化的沉积就越多。

这种沉积不知不觉地渗入乡人的骨髓,成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明证。

北京的胡同,窄窄的,不急不缓地伸展着,一如一个走过多年沧桑的老人。

两边的四合院,都敞着门,静静地晒太阳。

秋阳正好,天也蓝。

细长的路边,杨树、槐树、柳树,不慌不忙地摆动枝条。

两棵树之间,拴着晾衣服的绳,绳上飘着鲜亮的衣裳。

有推车的老人,穿着布底鞋,细细地从胡同里踩过。

小推车里是些针头线脑,铅笔橡皮,让人想起旧时的卖货郎。

其实出了巷,就是超级市场,老人的货是否有买主并不重要,单是那从容优雅劲儿,就让人心动。

再是些孩子们,在胡同里跑过,打破胡同的宁静。

在我的家乡,那座同北京一样古旧的城里,也有着如血残阳里满是苍凉的历史。

我读书的小学校,在一条长长的小巷里。

小巷的路边也有槐树、柳树。

校门口有推车的老太太,卖冰棒,卖各种糖果。

那种糖果很便宜,一分钱、两分钱都能买得到。

下课的铃声一响,小车旁就涌起了一堆的孩子,用手里的几分零钱换糖果,甚至在上课的时候,嘴里还偷偷含着糖。

那些糖大多没有糖纸,有糖纸的要贵些。

小姑娘特别喜欢那种玻璃纸,能用它做各式小人儿。

于是便央了大人到果品店里,挑那些包着好看玻璃纸的糖。

糖吃了,纸却舍不得丢,压平了,积成厚厚的一沓,拿出去和别人换自己没有的图样儿。

然后躲到小屋里,折小人儿,想象着自己就是那身着华彩的小公主。

我的家,也曾在小巷的大院里。

院里有槐树,也就有了槐树飘香和落花如雪的季节。

小院里的人们喧喧闹闹又扎扎实实地过日子。

槐树下的铁丝上,也是挂着随季节变换的衣裳。

槐树下的皮筋上,是唱着童谣一代又一代的小姑娘。

我从小巷里的学校、小巷里的家走出来,穿梭于都市林立的高楼间,却无法抹去太多带着尘埃气息的旧事。

生活于现代的都市,却摆脱不了回归从前的愿望。

也许,越现代的东西,越让人觉得少情感。

如同在电脑上写字,少了些许麻烦,也少了见字如人的温情。

而有时,越是现代的东西,越是属于有钱人。

但是常常地,快乐并不因为富贵而多一点。

胡同里的一切都故旧,却不因此而少了快乐和温情。

黄昏时,我站立在北京胡同口,夕阳从树梢头,从屋顶的草丛上洒下的光辉,给胡同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色。

那些涌进胡同的车铃声。

让静寂的胡同变得热闹。

随后是家家户户炒菜做饭的响动。

香气开始在空气里散开。

等到夜色初升,树下就多了聊天的人。

月满树梢,喧闹过后的胡同再次沉寂,静待又一次的黎明。

我没有在北京的四合院里住过,但是我坚信,我懂得那一种感觉。

那里所有的温煦、质朴和对待生活的韧性是我所熟识的。

这恐怕是我生长的家庭和我成长的城市所给予我的唯一不变的东西。

有一天,北京的胡同会像曾经居于其间的人一样悄然地逝去.但是他们留给这尘世的一种精神却永远不变。

北京的胡同都有哪些?来历是什么?

最长的胡同:东交民巷,全长3公里 最短的胡同:一尺大街,仅长25·23米 最宽的胡同:灵境胡同,最宽处32·18米 最窄的胡同:小喇叭口胡同,北口不足0·6米 拐弯最多的胡同:九湾胡同 最古老的胡同:元朝就有的砖塔胡同 仅存的过街楼:儒福里的观音院过街楼 北京胡同 的 名称 看上去包罗万象,既有江(大江胡同)河(河泊厂胡同)湖(团结湖)海(海滨胡同)、山(图样山胡同)川(川店胡同)日(日升胡同)月(月光胡同)、人物(张自忠路)姓氏(贾家胡同)、官府(帅府胡同)衙署(大兴县胡同)、寺(柏林寺胡同)庙(娘娘庙胡同)庵(观音庵胡同)堂(老君堂胡同),又有市场(菜市口)、商品(银碗胡同)、第宅(赵府胡同)仓库(海运仓胡同)、工厂(打磨厂街)、地形(高坡胡同)、标志(麒麟碑胡同)、花(花枝胡同)草(草园胡同)鱼(金鱼胡同)虫(养蜂夹道),还有云(云居胡同)、雨(雨儿胡同)、星(大星胡同)、空(空厂)、水(水道子胡同)、井(井儿胡同)、港(港沟)、湾(湾子)、风(风发胡同)、雷(雷震口)、电(电报局街)、火(火药局胡同)、树木(枣树胡同)瓜果(果子胡同)、鸡(鸡爪胡同)鸭(鸭子店)鱼(鲜鱼口)肉(肉市街)等等。

北京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闻名中外。

因为当年,这里曾是烟叶花柳巷的代名词。

“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

其实,老北京人所说的“八大胡同”,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

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

老北京城的妓院分若干等级。

最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多是官妓。

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如演乐胡同,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

内务部街在明清时叫勾栏胡同,是由妓女和艺人扶着栏杆卖唱演绎而来的。

以 后“勾栏”成为妓院的别称。

明清时期,当官的和有钱的饮宴时要妓女陪酒、奏乐、演唱,叫做“叫条子”,在妓女一方,则叫“出条子”。

百顺胡同 :到了清末民初,妓院主要集中在前门外大街,一是因为这里离内城较近,官员们出城享乐比较方便;二是这里有火车站,南来北往的旅客多;三是前门外大街是京城著名的商业街,相当繁华;四是这一带是戏园子、茶馆、酒楼的集中地,吃喝玩乐,可自成一体。

据30年代末的一份统计资料,当时“八大胡同”入册登记准予营业的妓院达117家,妓女有750多人,这只是正式“挂牌”的,还不算“野妓”和“暗娼”。

老北京的妓女分为“南班”与“北班”两种,一般来说,“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档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

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如京城名妓赛金花、小凤仙等。

“北班”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养差一些。

“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为一、二等妓院。

而其它地区的妓院,大多数是“北班”。

当时在京城做官和经商的人多是南方人,因此,“八大胡同”成为这些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地界。

前、后孙公园胡同:由著名文化街琉璃厂往南,南新华街西侧,有一条东西向的胡同。

这就是前孙公园胡同。

该胡同北即是后孙公园胡同,亦是东西走向,不过比前孙公园胡同要短。

说起这两条胡同的得名,皆来源于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天府广记》、《春明梦余录》的作者孙承泽。

孙承泽字耳泊、号北海、又号退谷。

生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崇祯四年登进士,清顺治十年“休至”,卒于康熙十五年,终年八十四岁。

他祖籍山东,十五世纪初,明成祖命户部迁徙山东青州等府民隶上林苑(时北北京南苑),所以,到孙承泽这一辈,也算是“老北京”了。

孙承泽在顺治年任吏部左侍郎时,题奏保举大学士陈名夏担任吏部尚书。

顺治以侍郎保举阁臣,有违体制,认为孙另有所图,心术不端。

之后,便有孙承泽“引疾乞休,(上)允之。

”孙承泽“退休”后,便在梁家园以北这片高岗地区建别墅名孙公园,以著书立说二十余年至终。

此时,他在京西也建有别墅,名“退谷”。

京西樱桃沟原名退谷即由此得名。

考清乾隆十五年《北京城图》上已标有前孙公园胡同和孙公园了。

这说明此胡同成名较早。

孙承泽是饱学之士,他的藏书也颇丰。

藏书处名“研山堂”、“万卷楼”。

他的著作每有题为“记于城南书舍”。

孙承泽死后,他的住宅有清一代一些著名文人都曾在此居住过,如翁方纲、叶继雯、刘位坦等。

到了清末,孙公园的房舍大部分又都改做了会馆。

因为孙公园占地几连一条街,可谓会馆如林,有泉郡会馆、台州会馆等。

百子胡同:复兴门内城方街(原城隍庙街)西口里路北,有小胡同名“百子胡同”。

这条胡同现在共有南、北、西三个口,呈“丁”字形。

过去从南到北一段称“铁匠营”,由北口向东拐去,可达城隍庙西侧的“花园宫”。

至于旧时的百子胡同,仅限于铁匠营以西,只有几户...

北京胡同名来历

过去北京的胡同遍布京城,老北京人说:“有名的胡同三百六,无名胡同似牛毛。

北京曾有胡同6000多条,若把这些胡同连起来,长度不亚于万里长城。

在众多的胡同中,年代最久远的就算三庙街胡同了,三庙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00多年前的辽代,当时叫“檀州街”,北京城经过了几百年的变迁,可三庙街胡同始终保持着900年前的姿态,静静地候在北京的一角,看着北京人一代代繁衍,观着北京城一步步的演变,这个数百岁的“老人”就是新、老北京的见证。

北京的胡同宽窄不一,宽的敞亮,窄的幽深。

最窄的胡同是前门外大栅栏地区的钱市胡同,最窄处仅有40厘米,仅能容一个身材“苗条”的人通过。

北京有胡同大多直来直去,但也有弯曲迂徊的,北京新桥附近有个九道湾胡同,共有二十多个弯,若到这儿来访亲会友,这一忽左拐,一忽右拐,拐来拐去,待找到门了,也拐晕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您能在这条胡同里经受住了考验,您准保不会在北京的胡同中迷路了。

北京胡同历经了数百年的风雨苍桑,它是老北京人生活的象征,是北京古老文化的体现,现如今,国家非常重视北京胡同的文化发展,北京旅游局在一些保护较好的胡同中,开辟出了游览专线,旅游者可乘坐旧式三轮车游览胡同,还可到住在胡同里的百姓家作客。

北京的胡同文化就这样传播到了全世界。

参考资料:http://www.51766.com/www/detailhtml/1100023075.html

北京的胡同哪里好

在传统民居保存完好,民风民情古朴丰富的什刹海地区开辟了胡同游览专线,旅游者可以坐着旧式三轮车游览胡同,并且到普通百姓家作客。

你可以先去鼓楼附近看看。

看完后往地安门走,在路右边有“烟袋斜街”进去转转,走到头左转就到“银锭桥”了。

到那里怎么走都是景,进胡同也行,沿河边走也行,最后到荷花市场看看吧。

大致路线就是这样,我经常这么走。

北京胡同游路线

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

当北京日益现代化的时候,人们在担心:胡同是否会消逝?大概正因为如此,有人又拣起了一个似乎陈旧的话题:胡同是怎么成为街巷的名字的?这个词是怎么造出来的? 考其来源,最初的“胡同”这两字的外面都包着个“行”字,指明声音是“胡同”,意思是行走之地。

那么“胡同”之音又从何而来呢?汉语中此两字的声音全无讲解呀!查查典籍,较早见到“胡同”的说法是在元曲杂剧,比如《张生煮海》中,梅香姑娘有“我住在砖塔胡同”的台词,这说明“胡同”一词产生在元代。

所以《宛署杂记》考证道:“‘胡同’本元人语,字中从‘胡’从‘同’,兽取胡人大同之意。

”这说法不一定对,因为元人即蒙古人,不会称自身为“胡人”,怎会取“胡人大同”之意呢?另一说法倒有些道理,今内蒙语的“浩特”变音写成汉文“胡同”。

蒙语“浩特”是城镇之意,今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即叫“呼和浩特”(青色之城的意思),那么,蒙古人统治的元代,将蒙语引入是不奇怪的。

一、“胡同”最初不是汉语 胡同一词最初见诸元杂曲。

关汉卿《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之语。

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

”砖塔胡同在西四南大街,地名至今未变。

元人熊梦祥所著《析津志》中说得明白:“胡通二字本方言。

”何处方言呢,元大都的。

明人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进一步说:胡同本元人语。

既是元人语,那就不能是汉语。

元代将人划分为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

所谓汉人,指北方的汉人、女真人、契丹人、高丽人。

这四种人并非同一民族,也不使用同一语言。

那么“元人语”也肯定不是“南人语”,至于色目人,包括的民族更多。

故此“元人语”只能是蒙古语。

二、胡同与井关系密切 有的学者认为,胡同是从“忽洞格”———井转变过来的。

笔者赞同这个观点。

因为从大都的实际看,胡同与井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先从胡同的形成看。

元大都是从一片荒野上建设起来的。

它的中轴线是傍水而划的,大都的皇宫也是傍“海”而建的。

那么其它的街、坊和居住小区,在设计和规划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到井的位置。

或者先挖井后造屋,或者预先留出井的位置再规划院落的布局。

无论哪种情况,都是“因井而成巷”。

直到明清,每条胡同都有井,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从胡同的名字上看。

北京胡同名字的成因,不外乎这么几个:以寺庙命名的,以衙署、官府机构命名的,以工地工场命名的,以府第、人名命名的,以市场命名的等等。

但是,为数最多的,是以井命名的,光“井儿胡同”就曾经有过十个;加上大井、小井、东西南北前后井、干井、湿井、甜水井、苦水井……不下四五十个。

这说明,胡同与井是密切相关的。

三、奇怪的名字原于音译 北京有些胡同的名字令人奇怪,因为用汉语无法解释。

但是,如果把这些胡同的名字成蒙古语,就好解释了。

试举几例:屎壳郎胡同,这名字多难听、多丑陋!当初此地的居民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其实这个名字译成蒙古语是“甜水井”!朝内有个“墨河胡同”,蒙古语的意思是“有味儿的井”,大概是被污染过吧。

此外,如鼓哨胡同(或写做箍筲胡同),苦水井;菊儿胡同或局儿胡同,双井;碾儿胡同或辇儿胡同,细井;巴儿胡同,小井;马良胡同或蚂螂胡同,专供牲畜饮水的井…… 北京还有不少“ 帽胡同”。

“帽胡同”蒙古语是坏井、破井的意思,前面加上一姓氏,表明这个坏井是属于某家私有的。

这不是牵强附会,白帽胡同旁边,曾有个“白回回胡同”,说明这里曾是白姓穆斯林的住宅。

而“猪毛胡同”附近曾有个“朱家胡同”,说明这里确实住过朱姓人家。

杨茅胡同附近就是杨梅竹斜街。

年代久远,有些发音被念走了样,这也不足为怪:汉语地名念走了样的难道就少么?不过有些蒙古语的地名难以考证了是真的。

胡同是井的音译,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

但有几点还必须强调一下,胡同和井,在元大都时代都有了“市”的意思,沙络市也可以叫沙络胡同,是珊瑚市的意思。

在古代汉语里本来就有“市井”一词,“因井而成市”嘛。

同在元大都时代,胡同和井也有了“大街”的意思,《析津志》钟楼:“楼有八隅四井之号,盖东西南北街道最为宽广”。

意思很清楚,“井”等于大街。

旧北京的井窝子。

在没有自来水的时代,北京居民的饮水主要靠井。

一般居民没有私家专用水井的,就得到公用水井去汲水。

图中的独轮车是专为人家送水的。

四、胡同与巷弄 “巷弄、胡同——巷去声,绛韵,古音胡贡反,本从共得声,读若‘弄’,至后汉始读今音,胡绛切。

楚辞巷字作街。

《诗经·郑风·丰》:‘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

悔予不送兮!’巷和迭叶韵,读弄音。

弄出于楚辞,春秋楚国地方,即今两湖、江苏、安徽等地。

故南北朝时,《南齐书》所载:‘萧鸾弑其君于西弄。

’注:‘弄,巷也。

’西弄,即西巷,急读为弄,缓读为徊,即胡同。

今北京街道称为胡同,上海人将‘小巷’叫‘弄’,即此之故。

近人程树德说胡同为元代北方蒙古族方言,自元始传人中国,(见《国故谈苑》卷二)实为误解。

...

北京胡同名字的由来是什么?

北京胡同名称的由来 解放后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北京城区比解放初扩大三倍多。

新建各类房屋面积,相当于建了10个旧北京城。

北京有多少胡同呢?据文献记载,在明代就多达几千条,其中内城有900多条,外城300多条。

清代发展到1800多条,民国时有1900多条。

新中国成立初统计有2550多条。

后来合并了一些旧名,新命名了一些;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又拆迁改造了一些,发展至今,北京市有街巷名称的约4000多个。

为保护古都风貌,维护传统特色,北京城区划定了二十余条胡同为历史文化保护区,像南锣鼓巷、西四北一条至八条等就被定为四合院平房保护区。

自元大都以来形成的老北京胡同成棋盘式格局。

胡同的形成和发展,在其名称上也留下了历史变迁的痕迹,并反映出社会风情。

"胡同"即小街巷,在上海(南方)称"弄"。

明代以后被官方规范为"胡同"。

过去一般认为"胡同"是蒙古语城镇的音译或是蒙古语"水井"的借词,因为凡有居民聚落处必有水源(井),北京城区以水井为中心,分布居民区由来以久。

最近《北京晚报》又刊登了新的考证文章,认为"胡同"不是蒙古语"水井"的借词,是汉语。

每条胡同一形成,人们自然会给它起个名,这个名称一旦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叫开了,就确确实实地代表了这条胡同在整个城市中的方位,成为人们交往、通信等活动中不可缺少的标志。

这是胡同名称的实用指代作用。

由于胡同名称从元朝开始形成胡同起,一直都只是靠人们口头相传,至于用文字写在标牌上挂在胡同口上,只是民国后才有的。

北京的胡同虽然看起包罗万象,既有河湖海(大江胡同、河泊厂胡同、团结湖、海滨胡同)、山川日月(图样山胡同、川店胡同、回升胡同、月光胡同)、人物姓氏(张自忠路、贾家胡同)、市场商品(菜市口胡同、银碗胡同)、工厂作坊(打磨厂、油漆作胡同)、花草鱼虫(花枝胡同、草园胡同、金鱼胡同、养蜂夹道)、云雨星空(云居胡同、雨儿胡同、大星胡同、空厂)、鸡鸭鱼肉(鸡爪胡同、鸭子店、鲜鱼口、肉市街)等等,名目繁多,令人看着眼花缘乱,但如果认真分析,还是有其自个儿内在的规律的。

多以衙署官方机构、宫坛寺庙、仓库作坊,桥梁、河道、集市贸易、商品器物、人物姓氏、景物民情等决定胡同、街巷的名称,其中许多沿用至今。

1.以形象标志来命名 因而好多胡同都是以一个较明显的形象标志来命名的,这也表现出北京人的实在、直爽和风趣,象较宽的胡同,人们顺嘴就叫成了“宽街”、窄的就叫“夹道”、斜的就叫“斜街”、曲折的叫“八道湾”、长方形的称“盒子”、短的有“一尺大街”、低洼的有“下洼子”、细长的叫“竹杆”、扁长的称“扁担”、一头细一头粗的叫“小喇叭”等等。

还有以特殊标志命名的胡同,如堂子胡同、石虎胡同、柏树胡同(今百顺胡同)、铁狮胡同等。

此外,还有以当地特点或形状命名的胡同,如耳朵眼胡同、罗圈胡同、椅子圈胡同等。

2.以地名命名 早年间,最显眼、最突出的标志就要数城门、庙宇、牌楼、栅栏、水井、河流、桥梁厂,所以就出现了以此命名的西直门内、外大街、前、后圆恩寺胡同、东四(牌楼)、西单(牌楼)、大栅栏(老北京人读成:大市腊)、水井胡同、三里河、银锭桥胡同等胡同名称。

3、树木植物 有的小胡同附近没有这些特别显眼的标志,胡同中种的树多,就有了柳树胡同,枣林胡同、椿树胡同等以树命名的胡同。

4、方位 许多胡同在起名时为了好找,还在胡同名称前加上了东、西、南、北、前、后、中等方位词,象东坛根胡同、西红门胡同、南月牙儿胡同、北半壁胡同、前百户胡同、后泥洼胡同、中帽胡同等。

5、北京的土语 因为胡同名称是住在胡同里的北京人自发起的,所以有不少北京的土语在里边,象背阴儿胡同、取灯儿胡同、闷葫芦罐儿胡同、答帚胡同、胰子胡同、嘎嘎胡同等。

还有不少胡同带有儿音,更显得京味儿十足,象罗儿胡同、鸦儿胡同、雨儿胡同、上儿胡同、帽儿胡同、盆儿胡同、井儿胡同等。

6、吉祥话 有些胡同名称还能表露出人们的美好愿望,人们总乐意用一些吉利的字儿来给胡同起名。

象带有什么“喜”啊、“福”啊、“寿”啊等字眼的胡同就有喜庆胡同、喜鹊胡同、福顺胡同、福盛胡同、寿长胡同、寿逾百胡同等等。

还有带着“平”啊、“安”啊、“吉”啊、“祥”啊字眼的平安胡同、安福胡同、吉市口胡同、永祥胡同等等。

还有富于浪漫色彩的胡同名称,如百花深处、杏花天等,也有可笑的狗尾巴(老北京人读作“狗乙巴”)、羊尾巴烊乙巴)胡同等等。

7、以衙署官方机构命名的胡同 如禄米仓、惜薪司、西什库、按院胡同、府学胡同、贡院胡同、兵马司等,以皇亲国戚、达官贵族的官衔命名的胡同如永康侯胡同、武定侯胡同、三保老爹胡同(三保太监郑和故居今名三不老胡同),吴良大人胡同等。

8、以市场贸易命名的胡同 如鲜鱼口、骡马市、缸瓦市、羊市、猪市、米市、煤市、珠宝市…… 9、以寺庙命名的有隆福寺街、大佛寺街、宝禅寺街、护国寺街、正觉寺胡同、观音寺胡同、方居寺胡同等。

10、以手工业工人和一般居民姓名命名的胡同...

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摄影网 » 外地车去北京胡大要进京证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