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区初中教师待遇怎样?

现在全国义务制的教师都是绩效工资,教师待遇和公务员一样了,应该不错。

北京中学招聘语文老师,主要的条件是什么?

中学语文老师:北京市重点中学一线语文老师聘用性别:不限工作性质:全职/兼职1、相关专业大专,本科以上学历,功底扎实,具有较强的解题能力;2、爱岗敬业、责任心强、做事塌实认真;3、对北京中考、高考形势了解,对考点把握到位;4、熟练操作相关办公软件;5、有相关学科竞赛辅导经历的教师优先;6、相关学科竞赛经历丰富优先;7、年龄在50岁以下。

8.普通话标准9、能够独立按照培训部的要求完成讲义任务.10、授课价格:100元-300元/每小时基本条件:1.具备现代思想和鼓动能力,能引导学员为前途奋斗;2.口齿伶俐,中文表达能力强,普通话标准;3.具备较强的幽默感,上课能生动活泼;4.具备较强的人生和科学知识,上课能旁征博引5.通过我们的试用,可以保证任课时间在1年,优先考虑.备注:上课地点: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请将个人简历及联系方式发 北京新港博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城区初中教师待遇怎样?

北京中学教师工资多少一月?

今年四中给的工资是2700元/月,第二年3500,这是硕士,别的不知道,以后长得不会太快的。

但是不用坐班了,出去代课就可以了,但是从此以后就没有周末了。

宣武区重点回民中学,同学在那3年多了,带高三还是班主任,一个月3000多而已。

西城外国语一个师姐工作大概4、5年了,所有的东西加到一块能拿5000吧 丰台一师姐也工作3年多了吧,3000多。

北理附一师兄工作一年,3000左右 老师本来就是清贫的职业,又想稳定,编制,户口,医疗,寒暑假,又想高工资,感觉不是去当老师,是去当高干子弟 就像有位同学说的,混到最后,最好,也就是万把块钱,而你在其他行业,可能三五年就这个水平了。

其实你要看到老师赚钱的效率,比如一个高校老师,一个月3000多,可能每周只工作半天,一个月下来是2.5天,很多老师已经不被课了,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地讲述同样的内容

失踪的北京中学地老师任铁生找到了么

1. 任老师30号下午都干了什么?为什么任老师没有向二三百米外的乔木山楂平台靠拢?为什么没有选择在乔木山楂平台宿营?任老师11:00左右上山,沿路行进,正常在12:00应该可以登顶。

基本可以肯定,任老师在接近铁坨山主峰之前,是基本沿着小路行进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慢,不断停下来观察地形、记忆路标是可能的,最多耗去半小时。

即使主峰的山坡上失去道路,在灌木中穿行,最多也再耗去半小时。

这样计算,任老师最迟应该在13:00左右登顶。

任老师30号的宿营地A点在主峰南面六百米左右的的垭口处,天黑的时间应该在6:30左右,即使谨慎,任老师应该也不会在17:30之前就开始寻找营地。

那么,这至少四个半小时的时间,任老师干了什么?难道一直在铁坨山附近转圈子?这似乎不大可能。

如果我们对报纸路标的推测没有错误,任上山时候从失去道路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看到铁坨山顶(距离500米以上)。

这说明30号中午能见度还不错,如果任登顶后立即原路返回,仅是凭借大致的位置感,应该也不会有迷路的可能性。

推测:任老师并没有试图立即原路返回十字道。

他选择了另外一条出山的路线,并且没有走通,在傍晚即将失去地标支持的情况下勉强返回了铁坨山下,不得不就地宿营。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任老师没有向二三百米外的山楂平台靠拢,为什么没有选择在山楂平台宿营。

选择了另外一条出山可能有几个原因:首先,十字道交通不便,距离山下的王平车站很远(10km以上),而且村小不容易租车。

其次,不愿意走回头路。

再次,时间尚早,从西南滴水岩出山,从北面的新阪桥-玉皇庙-灰地一线,从东南的潭柘寺一带出山都是可能的选择。

任老师在30号下午去了哪儿?第一, 如果选择潭柘寺,应该先向十字道方向前进,不会有多大困难,走不通应该选择返回十字道,没有道理返回铁坨山下宿营。

第二,如果选择滴水岩,这个方向我没有走过,迷路或者遇到断崖不能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大,不能判断。

不过,如果走不通,返回铁坨山下宿营,第二天再走十字道的选择应该是合乎情理的。

而且,这个方向上很可能有很大一段距离没有手机信号,这也解释了在确定不能当晚回家后,任为什么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

第三,如果选择北线出山,从地图上看,主峰西侧向西北一直延伸到大华煤矿、玉皇庙的的山脊相对平缓,是最有可能走通的选择,不知道有山友搜索过这条山脊没有?是否能够走通?另外,由于距离大华煤矿最近,这一片山区是否就是所谓存在“竖井”的危险区域?考虑到任很可能没有详细地图,站在主峰上,只是凭借自己的方位感、方向感和目视的结果选择向正北行进也是可能的选择。

我没有走过铁坨山顶正北或者东北的山脊,不过,从这些区域外缘的大沟中看来,在这个区域遇到断崖的可能性很大。

而且,由于这个方向很难通行,也不大可能有小路,任如果向这个方向行进,速度一定非常缓慢,而且艰苦。

如果走不通,返回铁坨山下宿营也合乎情理。

当然,从地形上看,在铁坨山北部的山脊上,手机多半会有信号,而且从那片区域赶往A点营地的应该会经过铁坨山顶。

正常情况下,铁坨山顶是有信号的,虽然不很理想。

当然,也不排除傍晚以后的雾气影响了通讯距离。

2. 为什么任老师会耽搁至1号中午12点才离开宿营地?分析:任老师是地理老师,爬山经验丰富,在正常情况下,没有失去方向的可能。

虽然任老师也许没有来过此地,但是,单人问路上山,一路上一定非常注意地标和道路走向,在正常情况下,断无找不到下撤方向的理由。

任老师上山时候,应该也通过乔木附近,任老师不熟悉此地,上山过程中不可能注意不到这棵树以及下面的平台和旁边的山楂树。

如果,任老师1号到了山楂林平台乔木处,并继续向东北方向移动,即使没有找到小路,沿着山脊行走也没有多少危险,出意外的可能性很小。

推测:任老师没有带定向设备,而且10月1日山上能见度一定很差,很可能有大雾弥漫(关于天气的佐证材料见文后附录),铁坨山顶的铁架、乔木、平台、山楂树这些本来站到稍高一点的山坡上就可以一目了然的地标都不可见了。

因此,任老师不能够通过地标选择经过山楂平台的最佳路线。

也难以确定一个准确的方向进行探路。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耽搁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营地:任老师希望借助太阳确定方向,耽搁到中午,说明雾很大。

中午离开营地时候,太阳的位置很可能仍然不清楚,但是考虑到已经过了阳光最强有力的时段而且六个半小时后天就黑了(考虑大雾,可能只剩五个半小时左右),因此任老师不得不在方向不是很确定的情况下出发了。

他出发时候对方向的判断,可能是依据前一天对营地附近一些标志物的方位感,也可能是依据天空中依稀的光亮对比。

总之很可能是不很可靠的。

而且,即使对营地附近一些标志物的方位感判断正确,一旦离开营地,在灌木中迂回也会很快失去正确的方向。

3. 任老师1号离开营地后去了哪里?任老师的主观意图已经写明白了,“顺山梁向东北方向 向十字道村移动”。

那么,他这句话如何理解呢?A.沿着营地-山楂向东北移动。

如果任老师1号离开营地时候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方向和自己相对...

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摄影网 » 北京城区初中教师待遇怎样?

相关推荐